媒体成了他们唯一求救的希望

2018-01-01 10:42

武文英和高松中不知道,三年前,河南省实施贫困残疾儿童抢救性康复项目,计划为贫困脑瘫儿童实施康复训练,国辉、国增兄弟俩当时在救助范围之列。

调查中,方庄行政村并不存在这样的协调员,负责赫庄村日常事务的村大队会计魏广运,对武文英家的情况有所耳闻,却不了解详情。

高松中多次给媒体打电话:帮找找政府,看有没啥救济。我也不知道该找哪个部门。

但残联没有从乡政府或村大队接收到高国辉和高国增的残疾信息,工作人员太少,不可能挨家挨户去排查。

房子是用自家桐树做的椽木和檩木,窗上钉着挡风的透明塑料哗啦啦地鼓动,墙上、屋顶吊着红蓝白的彩条塑料布,边角处是化肥袋子补丁。两个歪歪斜斜的衣柜,最值钱的是电视机。

鹿邑县残联康复部尹姓工作人员介绍,县残联从镇政府和村大队获取村里的残疾人信息。河南省也在社区和农村设置残疾人工作协调员,负责将残疾人情况上报基层残联。

报道发表后,转机出现,好心人送来被子、营养品、电风扇等。镇政府送来轮椅和500元慰问金。

高松中求过政府。十多年前,他去找过村大队两回,谁也不管,说几句不好听的,太丢人。之后就再也不找了。

此项方案由残联负责,而双胞胎兄弟俩信息,并不在鹿邑县残联的残疾人系统中。

这些信息不曾抵达这个偏远的自然村,文盲的母亲和小学没毕业的父亲,更无从得知。

贾滩乡民政所工作人员马艳丽介绍,即使办理残疾证也不会有任何补助,而且残疾证需要家属提出申请主动办理,否则乡里也不会向鹿邑县残联汇报。

媒体成了他们唯一求救的希望。记者侯国防记得,2009年5月第一次采访后,高松中多次打来电话:帮找找政府,看有没啥救济。我也不知道该找哪个部门。

高松中说,最后罚款的人见木椅上穿开裆裤的脑瘫哥俩,之后再没来过。

没钱时家里种的桐树10块钱一棵就卖掉了。走到谁家门口,谁都害怕,高松中说。

家里六张嘴全靠在建筑工地做瓦匠的高松中,他每天赚百八十块钱。20年前给孩子瞧病借的35000元,至今还有3千多没还上。

生下小女儿和小儿子后,贾滩乡政府和方庄大队的人来罚款,高松中手一摊你看我家有啥你就拿吧。